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大奖娱乐djpt6客户端  > 首屏 > 大奖娱乐djpt6客户端

“十四五”交流特高压该如何规划建设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能源情报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
分享到:

文/曾德文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退休职工、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前  言

十多年来,我国在交流特高压输电工程发展上存在重大争议。电网垄断企业利用权、钱强势,垄断话语权,不断制造各种谎言、散布各种错误舆论,误导国家领导,绑架政府决策,导致我国仅仅是已建和在建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就造成了国家建设资金的巨额浪费,并累积电网严重高危安全风险隐患。

国家能源局“结合电力发展“十四五”规划研究和编制,为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建议,促进我国特高压技术应用发展”,原定于在7月12日召开《关于特高压规划发展座谈会》。

本人作为特邀专家应邀参会,为有效利用这次向国家建言献策的机会,为避免电网发展继续堕入国家电网公司步步埋设的推进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的巨大投资陷阱,出于对国家电网高质量发展的忧虑以及对新时代条件下保障我国电网安全的思考,根据本人所见证的大量客观事实分析和科学论证成果支撑,就电网优化发展准备了《关于交流特高压工程规划建设的意见和建议》的发言稿。

建议报告的要点是: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清算推行建设交流特高压电网技术路线所造成的严重危害,强化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相统一,建议采取果断措施淘汰交流特高压,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提高电网的发展质量和投资经济效果;建议对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从规划到运行,进行一次全面、客观、科学的后评估,以问题为导向,反思我国在发展特高压问题上的规划思路和技术路线,提高对电网发展科学规划、民主决策和法治电力的执政能力。

现因能源局座谈会无限期推迟,特将个人建议报告与业界同仁分享与交流。电网科学发展,关系国计民生、国家安全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期待科学、客观、公正的全国电网规划面世!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

1、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清算推行建设交流特高压电网技术路线所造成的严重危害,强化忧患意识

1.1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投入巨额建设资金,输电效率低下,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伴随着带来高消耗、滥占地、不环保,触目惊心

1.1.1国网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分析

我对国网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状况作了一个粗略的,迄今为止,我国已建、在建、已列入能源局建设计划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共有36项(绝对不是国网宣传的国家电网已累计建成“八交”、在建“四交”特高压工程的概念,后面隐藏了一个大黑洞),总投资达2538亿元;其中主体工程7项,电网完善填平补齐、配套的特高压工程大小共29项;电网完善填平补齐、配套的特高压工程的工程量和投资都在主体工程的基础上翻了将近一倍。因信息资料不透明,计及低估、遗漏等诸多因素,实际总投资超过2600亿元。

如果考虑到晋东南-南阳联网工程已经严重影响到华中、华北电网安全稳定运行,紧接着就将会再次以“补短板”为由绑架政府核准新增加强华北-华中联网等大量工程,交流特高压总体投资将会推高到2800亿元以上。

从还可以看出以下几个问题:

(1) 电网企业对于每个交流特高压工程都惯于将本应属于实现本项特高压工程输电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分离出去,采用“化大为小”、“化整为零”的伎俩,转嫁到其他工程,隐匿大量的钓鱼工程,以较少的工程投资取得核准,后续再没完没了的增加配套、完善、补救等“补短板”工程。

(2) 将直流特高压受端换流站逆变到交流特高压,人为地制造了必须增加许多配套输变电工程和安全保障措施的借口,埋下一个个投资陷阱和巨大的高危安全风险隐患。

(3) 把华中电网交流特高压“日”字型网架重要组成部分的投资277亿元五个主体工程作为馈入华中的青海~河南、陕西~湖北、雅中~江西三个特高压直流工程的“配套工程”,随直流工程一并进入核准行列,掩人耳目,避开公众对交流特高压工程的质疑,“巧立名目”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4) 对于关系电网全局的特高压工程项目,严重违背国务院国发〔2014〕53号文关于“1000千伏交流项目应按照国家制定的规划核准”的明确规定,违背“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基本程序,在没有依托任何科学论证规划支撑的条件下,居然一个个予以核准,甚至可以由一个省级或地市级发改委来核准,为垄断企业“各个击破”推进交流特高压电网建设开辟了极不正常的核准程序渠道。

1.1.2耗巨资建设的交流特高压工程,输电能力差,投资效率极其低下

(1) 晋东南-南阳-荆门试验工程输电能力差、利用率低;国网公司宣扬的输电能力只是晋东南-南阳线段,全线输电能力大打折扣;年送电量中的相当大一部分还是假借“水火互济”名义安排南电北送,人为制造煤电倒流,造成能源损耗大大增加。

(2) 华东交流特高压网架建设的浪费更是显而易见。安徽自身供需平衡能源不足,淮南电力基本只能满足安徽皖中地区电网需要,安徽无电外送,规划还需外来电源补充,国家能源局已确定准东—华东特高压工程送端配套电源送出电力由安徽消纳比例为50%(规模600万千瓦);华东特高压网架的送电只能指望将直流输电的受端落点逆变到交流特高压电网,再通过交流特高压降压至500千伏电网;或者将受端位于负荷中心的电源升压至交流特高压、再短距离异地从特高压网架降压返回500千伏电网,人为蓄意制造特高压电网有利用价值的假象。将500千伏网上电源如此折腾,浪费大量建设资金,增大电网网损;有关方面发布的华东交流特高压送电资料,还往往仅仅是某一线路段的数据,回避网架全部线路的加权平均送电结果,完全掩盖大部分线路轻载、空载的真相。

如华中电网按已列入能源局计划建设“日”字型交流特高压网架,其空载率将比华东电网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3) 华北特高压网架耗资1200多亿元,输送蒙西、陕北地区部分电力至华北负荷中心消纳;但就其输电功能而言,所输送电力距离在500~800千米,与超高压+直流的输电方式相比,交流特高压没有任何竞争力,建设交流特高压工程的巨大浪费是有目共睹的。

作为比对,如果采用交流超高压+直流(超高压或特高压)的方案实现上述交流特高压工程同样的运行功能,据初步估算,可节省国家建设资金近2000亿元。假如将2800亿元的交流特高压投资建设直流输电工程,可以将1亿千瓦的远方电源输送到距离1500千米以远的用电负荷中心,其投资效率惊人!

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造成巨大浪费,作为“准许成本”计入电价,而后以抬高物价来消化,转嫁老百姓承担,严重背离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奋斗目标,国家有关主管部门对此不应置若罔闻!

“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党中央“反腐倡廉建设永远在路上”,惩治浪费终有时,老百姓不能再为电网垄断企业的错误技术路线买单了!

1.2交流特高压电网系统安全稳定重大事故风险隐患显著增大

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在各区域各省市电网之间都有较强联系的超高压电网上叠加一个特高压电网的帽子,带来大量的电磁环网,环套环,电网复杂性、脆弱性显著增加,系统的潮流控制困难,电网短路电流增大,交流特高压遭遇地磁暴威胁的影响也大,累积高危安全风险隐患,后患无穷;一个简单的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工程就已严重制约了华北—华中两大区域电网的整体安全水平。

特高压电网一旦遭遇不可预见连锁反应严重故障,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惨重损失将无法估量,那是全国灾难性的事故;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2、坚持底线思维,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相统一,建议采取果断措施淘汰交流特高压,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提高电网的发展质量和投资经济效果

2.1 建议国家尽快终止后续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

2.1.1 坚守电网科学发展的底线,摈弃交流特高压

国内外试验研究和工程实践已充分表明,交流特高压输电技术没有经济、安全的工程适用范围,系统应用是不可取的;随着以分布式、扁平化为基本特征的未来新一代电力系统格局的创新发展,世界各国都不约而同地淘汰了交流特高压的应用。

我们发展电网就是应“构建清洁低碳、规模合理、分层分区、结构清晰、安全可控、经济高效的电力系统”,这是在国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了的电网建设底线;顺应能源革命潮流,迎接电网变革挑战,跟踪世界新一代电力系统创新发展的大趋势,把底线划出来,就应守住底线,我国建设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之妄举该收手了;我们应当彻底清算鼓吹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始作俑者的歪理邪说,认清交流特高压工程效益低下、浪费巨大、安全风险极其严重的后果,剖析输电电价形成机制,揭露电网建设的浪费都是转嫁国计民生买单的事实真相,消除错误舆论造成的恶劣影响,坚持新发展理念,坚决淘汰交流特高压,为电网高质量发展腾出空间。

2.1.2 纠正拟核准华中电网“日”字型特高压电网的错误决策

分析前述的交流特高压建设投资2800亿元的构成,尚未酿成既成事实的工程主要集中在华中电网交流特高压网架的建设上,已列入计划的项目直接取自能源局于2018年9月3日以【国能发电力[2018]70号】《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下达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任务。追根溯源,能源局通知确定的华中电网交流特高压建设项目,就是实施国网公司在中国工程院重点咨询项目研讨会上提交的《我国未来电网格局研究》报告中所提出的华中“日”字型特高压交流目标网架方案,而国网公司课题组的报告直接取用了国核院在“十三五”电网主网架规划咨询评估中明显错误的论证结果。

审视国核院的规划,只不过是一个典型的命题作业,完全违背了方案比选的基本原则【方案经济比较体现客观公正的原则,参与比选的方案应是各自优化的可行方案,不能肆意列一些明显要淘汰的不可取方案来作陪衬;参与比选的方案在满足电力流、可靠供电要求、《电力系统安全稳定导则》要求、控制短路电流要求的基础上,基础条件、比较的内容、目标要求等都应可比;工程投资应计及资金的时间价值】。

规划报告名义上对华中采用特高压、500千伏两类省间加强方案进行了比较,但方案比较没有确定的边界条件;特高压方案的鄂豫断面输电能力达到1990万千瓦(这本身就是错误的结果)、并据此计算单位输电能力投资;对于500千伏方案,湖北电网与周边省网居然划上了28回500千伏联网线加一回特高压线路【其中鄂湘、鄂赣各8回500千伏线路,鄂豫8回500千伏线路加1回特高压线路,鄂渝4回500千伏线路(至背靠背换流站)】,电网结构混乱,潮流不合理,安全不可控;不能成立的短路电流水平大面积超标的500千伏方案也参与比较;参与比较的工程项目也不对等,还得出“特高压方案单位输电能力投资低于500千伏方案”的荒唐结论。国核院的整个所谓比较是一笔愚弄公众的糊涂账,是完全错误的。国核院的规划研究资质令人质疑。

国网公司的“研究”沿袭以往惯用的手法,按照命题作业的方式,故意设定一些不科学的边界条件,采用一些完全不可比的陪衬方案来进行所谓不同方案比选;对于500千伏区域电网方案,有意制造该方案的许多完全不应该出现的事件来加以大肆渲染,继而对该方案予以否定;轻信国网公司所谓计算研究结果,将后患无穷!

能源局通知的交流特高压建设缺乏科学论证依据,理所当然应采取果断措施否决核准华中电网“日”字型特高压电网的错误决策。

在这里还需要指出,有人提出,既然华中和华北联网是薄弱环节,就建设晋东南至南阳第二回联络线予以加强。对于耗资巨大的交流特高压工程,没有目标网架的概念,就妄谈加强网架,是一种典型的走一步看一步、极不负责任的做法,其研究思路都是错误的,这是典型的采取“折中”态度的观点;“折中”方案完全掩盖了对交流特高压输电技术值不值得应用持久争论的实质,客观上起到了助推交流特高压建设的作用。科学决策决不应受混淆是非、藐视公正的“折中主义”干扰。

2.1.3 抵制按电网发展错误技术路线命题作业的所有规划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

后续交流特高压工程除上述已列入计划的项目之外,还有不少受利益交易挟持完成的指令性规划,按命题作业提出了许多难以置信的工程。

国网公司在《我国未来电网格局研究》课题中散布如果“不建设‘三华’特高压同步电网,将有32条500千伏交流线路任意一回发生‘N-1’故障,都将造成多回直流连续换相失败导致同时双极闭锁,导致大面积停电”的弥天大谎(注:交流线路发生“N-1”故障将造成多回直流换相失败是一个正常事件,但换相失败不等于闭锁,当交流故障清除后,直流便可以随之恢复),为后续不断任意追加交流特高压工程绑架政府核准,埋下有机可乘的伏笔。华东电网相应规划就借口“完善特高压电网主网架”,将本来没有多大作用的华东交流特高压网架往北延伸到徐州,把陇彬直流落点徐州并接至交流特高压、再通过交流特高压接力转送江苏南部主网;福建霞浦核电用特高压送到榕城特高压变电站,短距离一升一降送回500千伏电网;还规划将福建交流特高压延伸到厦门。

对于华北电网,配套规划已提出了“加强、延伸特高压主网架”的方案,还要在已建、在建特高压网架基础上,建设包头西-呼市北-乌兰察布-张北-锡盟、呼市北-蒙西等10多项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特高压电网深入蒙西电网。

对于华中-华北联网工程,相关规划就以加强同步电网结构为由,不满足于要建晋东南至南阳第二回特高压工程的方案,提出了庞大的配套要求,建设晋中-晋东南、石家庄-豫北-驻马店、晋东南-豫北等交流特高压工程作为事故备用,形成华北-华中两大区域电网绵亘约1800千米的两大纵“梯子”型联网同步电网结构。

国网公司提出了“将华北-华中加强联网工程纳入‘十三五’规划,加快建设”、“‘十四五’建设华东与华北-华中联网工程,形成‘三华’同步电网” 的方案。与之呼应的相关指令性规划提出的上述交流特高压建设项目,完全是采用分步实施的策略为国网公司实施“三华”特高压同步电网构建创造条件。

国家对于重大项目、重大问题的论证结果,不能只看报告结论,而更重要的是要看论证过程,应该要求规划单位拿出详细论证报告来,是否进行了不同方案(包括不采用交流特高压的发展方案)全面的技术经济比较,审查其边界条件是否合适、所选用的计算模型和有关参数输入是否合理、方案是否可比等等,更不能回避经济上的悬殊差距,避免误中“圈套”。

2.1.4 坚持优化电网投资结构,消除无效投资,优质高效补短板

2018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以国办发〔2018〕101号文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聚焦基础设施领域突出短板,保持有效投资力度,加快推进已纳入规划的重大项目,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防止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有效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并指出能源领域要加快推进跨省跨区输电,优化完善各省份电网主网架,推动实施一批特高压输电工程。

对电网建设来说,按国务院文件要求,坚持有效投资、推进跨省跨区输电、实施特高压输电工程,唯有直流特高压可取,直接否定了交流特高压;而完善各省份电网主网架,理所当然是指优化500千伏网架,加强电网安全风险管控。要警惕垄断企业以“补短板”为幌子,掉入交流特高压建设的投资陷阱;交流特高压的短板只会是越补越短,越补越陷入没完没了填平补齐的恶性循环。

根据早在2011年国家能源局组织的“十二五”电网规划中所得出的明确结论,发展直流特高压,淘汰交流特高压,终止所有后续规划新增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具有科学论证的技术支撑,是为明智的选择。

2.2 对已是既成事实的交流特高压工程因网施策予以处置

已造成既成事实的交流特高压工程,耗费了国家建设资金约2000亿元,应结合所在电网的实际,因网施策予以处置,因地制宜的采用或者暂予以保留、维持特高压运行,或者降压500千伏运行,优化超高压电网结构、消除电磁环网,确保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和电力可靠供应。

2.2.1 建议晋东南~南阳~荆门交流特高压工程降压500千伏运行,实施华北电网与华中电网异步联网

作为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为了研究特高压技术,本来就不应该上一个华北和华中两大区域电网的联网工程;作为报应,运行实践充分表明,华北—华中通过晋东南~南阳~荆门交流特高压工程联网,两大区域电网形成联系薄弱的长链式交流大同步电网,交流特高压工程输电能力低下的秉性无法适应发展需要,系统运行的安全风险隐患增大日益凸显,已酿成了制约电网安全运行的严重后果;尽快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改善华北电网与华中电网不合理的联网结构已刻不容缓。

解决问题要治本。经分析研究,实施华北电网与华中电网的异步联网方案,经济高效、安全可控。具体方案是将晋东南至荆门的交流特高压工程降压500千伏运行,在晋东南至南阳线路的晋东南侧建设直流背靠背换流站;同时将原有安阳至邯郸500千伏线路恢复运行,在联网线路通道上装设直流背靠背换流站,以增加两大区域电网之间的电力流规模。

实现华北与华中电网异步联网,化解了交流联网的安全风险隐患;晋东南至荆门特高压工程降压运行后,同时将晋东南换流站至南阳降压线路就近Π接入洛阳地区电网、将南阳至荆门降压线路就近Π接入襄樊地区电网,完全消除了华中电网内部特高压与超高压的电磁环网,进一步优化和加强河南、湖北500千伏主网架结构;在此基础上合理规划外区送入电力的直流工程规模和分散布局落点,华中电网的安全稳定水平和各输电断面的输电能力都将得以大大提高。晋东南至南阳特高压线路就近接入洛阳地区电网,大大加强了河南电网南北通道的联系;鄂豫之间,本来原有的四回500千伏联网线,其设计输电能力就已达到500万千瓦,加上降压运行的南阳-荆门特高压线路通道,优化电网结构后,其综合输电能力比现有的一回特高压线与四回500千伏线构成电磁环网联网通道的输电能力还要大得多。

初步估算,只要花费“日”字型特高压交流目标网架方案的20~30%的投资,未来电网发展的问题就都可迎刃而解了。

2.2.2 建议因地制宜断开华东、华北电网的1000千伏/500千伏电磁环网,发挥交流特高压环网网架力所能及的作用

对于华东和华北电网,已建交流特高压环网网架可暂维持特高压运行,发挥其力所能及的作用,按加强500千伏网架、削减特高压工程的原则确保主网安全稳定。为缓解复杂电网结构带来的安全风险隐患,提高电网安全稳定运行水平,消除因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而导致短路电流超标的严重影响,应当因地制宜地断开各电网的1000千伏/500千伏电磁环网;各省市电网则进一步优化完善500千伏电网结构。

2.2.3 华北电网实施蒙西电网与华北主网异步联网

蒙西能源资源丰富,外送电力规模大;大量电力外送主要采用直流输电和交流点对网输电方式;目前,蒙西电网通过“丰泉-万泉”、“汗海-沽源”500千伏输电通道与华北主网联网。

对于蒙西电网发展,在《全国电网2013-2020年发展规划(蒙西电网区域)》中业已明确,蒙西电网执行加强和优化500千伏主网架结构的技术路线,新增电源外送则采用直流输电方式;国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则进一步要求实施蒙西电网与华北主网异步联网,同时结合外送和本地负荷发展,加强锡盟与蒙西之间的联络,形成完整、坚强的蒙西电网。

有关与垄断企业存在利益交换的“规划”成果,按命题作业提出了如前所述将蒙西电网纳入华北特高压网架的方案;在此要再次强调指出,科学决策应避免诸如此类错误倾向的误导。

2.2.4 华东电网实施福建电网与华东主网异步联网

为了抑制复杂电网非理性扩张,建议将浙江莲都特高压变至福建榕城特高压变的特高压工程降压500千伏运行,在莲都至榕城和原有金华至宁都输电通道上装设两组500千伏直流背靠背换流站,实现福建电网与华东主网的异步联网,彻底解决原同步电网弱阻尼振荡模式的低频/超低频振荡等安全稳定问题;同时,福建电网进一步优化南北输电通道和加强闽西地区500千伏网架。

3、 建议对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从规划到运行,进行一次全面、客观、科学的后评估,以问题为导向,反思我国在发展特高压问题上的规划思路和技术路线,提高对电网发展科学规划、民主决策和法治电力的执政能力

3.1 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体现极不正常的决策机制,严重违背科学规划、民主决策的程序和要求

3.1.1 一个完全颠倒的决策程序,中国工程院重点咨询项目《我国未来电网发展格局研究》如此结局令人匪夷所思

就是2018年发生的事件,关注几个时间节点:

●国家能源局委托中国工程院就能源规划研究课题《我国未来电网格局研究》开展咨询工作。工程院自2018 年3 月29 日项目启动以来,先后召开了项目启动会、四次课题启动会和两次项目讨论会,能源局领导自始至终参与了项目课题研究的指导;在各方共同努力下,2020年的电网格局研究取得重要成果,并于2018年8月23日召开了本咨询项目专家研讨会,随后编制咨询意见报告。

● 国家能源局对工程院的课题咨询非常重视,高度关注研究进程,2018 年8 月23 日刘宝华副局长亲临现场发表了重要讲话,指出中国工程院承担了一项伟大艰巨的任务,这一任务也只有国家最高端的权威科学学术机构来领衔才足以服众,这是为什么国家能源局纠结多年,终于把这件事委托给中国工程院,这也是我们国家对重大问题进行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良好的体现。论证清晰,确定下来行业有共识,最后提出一些权威性、共识的、结论性的意见报告给中央、国务院决策,然后再进行实施,把我国的电网建设成世界上最科学、最先进、最实用的电网。

● 能源局(时任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于2018年9月3日以【国能发电力[2018]70号】文下达了《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指令性的明确了7项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任务(另有7项直流工程),以“讲政治、顾大局”的高压势态要求各有关地方政府和单位积极推进工程建设,确保优先实施。

● 中国工程院于2018年9月19日以【中工函[2018]25号】函向能源局报送了《我国未来电网格局研究(2020年)咨询意见》,原则上全面否定了交流特高压的发展,还特别具体指出“在华中电网建设特高压1000千伏交流电网投资巨大,不能解决华中电网的实质安全风险问题,会带来新的安全风险”、“华中电网在2020年及预见的时间,看不出有需要建设交流特高压的必要性;重点应该对500千伏主网架进行加强,既能解决提升吸收大量外来电力的能力问题,又具有很大的经济优势。”

从上述过程可以看到,能源局布置未来电网格局规划研究任务,却又抢在工程院即将提出咨询报告之前,急不可待地发布近期要新建交流特高压工程项目的清单。决定2018年和2019年核准新建七个交流特高压工程,包括建设华中“日”字形交流特高压环网,这等于是以行政权力先行确定了我国电网2020年的基本格局,致使中国工程院提出的《咨询意见》近乎成为一张废纸,能源局领导高调赞扬工程院的讲话如同一场表演,将一次严肃的科学论证变成了一场儿戏,严重损害了政府“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形象。

能源局让广大科技人员寒心的如此举措,是作秀?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令人匪夷所思、大失所望!有关媒体文章就有人惊呼:“能源决策部门置中国工程院对交流特高压应用的《咨询意见》于不顾是国家电网安全的最大隐患”。

3.1.2 交流特高压工程的规划、评估和核准远远偏离正确轨道

(1)追溯到交流特高压试验工程的选择,我作为特邀专家参加了发改委于2005年10月31日和2006年2月23日召开的两次意见听取会,几位专家强烈表示了对国网公司提出的从晋东南到湖北荆门(约600多公里)连接华北、华中电网特高压输电线方案的不同意见,我和吴敬儒还提出了在区域电网内选取线路的具体方案意见(张国宝还表示我的发言很有技术含量)。发改委执意坚持采纳国网公司的意见,为构建“三华”交流特高压电网埋下了祸根。

(2)正值国家能源局组织科学、客观、公正的全国“十二五”电网规划工作全面、深入、紧张展开之时,就在2011年9月27日国家能源局主持召开电力系统仿真软件评估专家讨论会和“十二五”及2020年全国电力流专家咨询会的同一天,国家发改委(时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却急不可待地下达了对根本未经充分论证的皖电东送淮南-皖南-浙北-上海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项目的核准意见。据说是吴官正在参加安徽人大代表会议时,听到国网公司的代表提出建设交流特高压工程外送安徽电力的要求,就此决策。

本来早在2008年8月就有专家上书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安徽电力外送能力十分有限,淮南电力外送采用特高压交流方案方案不合理,耗资巨大、投资效果差,不利于电网安全、稳定、灵活、经济运行;建议淮南电力外送采用500千伏交流输电方案。温总理于2009年2月25日批示张国宝(时任能源局局长),要求阅研报告,有何意见,同有关专家沟通。张国宝对总理指令却采取了不予理睬的恶劣态度。张国宝还公开指责对发展交流特高压的持有不同意见者为“九斤老太”。

(3) 发改委和能源局习惯打时间差。2013年,正值国家能源局拟安排对后续交流特高压工程逐个进行咨询评估、并且中咨公司已受国家发改委委托组织专家对淮南~南京~上海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项目申请报告)进行评估期间,就在国务院和政府部门领导换届的2013年3月15日,当日即将离任的发改委和能源局领导(时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利用最后一天的权利又一次抢先批复了新建未经科学规划、评估的浙北-浙中-浙南-福州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工程动态投资188.7亿元,核准文件于3月18日发出。

本来,淮南电力外送采用交流特高压方案,已是在我国电网建设重大项目决策机制极不正常情况下所酿成的错误选择;在此基础上再建浙北~福州交流特高压工程,又一次严重违背国家规定程序要求,是一错再错的重大失误。

(4)强势电网企业不论工程技术经济是非,垄断话语权,利用其自身系统自然的人员多数,并以权钱交易控制有经济往来和利益交换的单位与个人,制造交流特高压“多数人赞成,少数人反对”的虚假势态;同时疯狂散布“交流特高压和直流特高压就好比是男人和女人,必须协调发展”的歪理邪说;并反复以“交流输送能力1000千伏是500千伏的5倍”的错误概念忽悠领导和社会公众;竟然又使淮南~南京~上海、锡盟~北京~山东、蒙西~天津南、陕北榆横至山东潍坊等交流特高压工程打着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幌子相继获准建设。

(5)继七个交流特高压主体工程核准建设之后,令人费解的是,在后续交、直流特高压工程项目和中长期电网发展格局规划论证、评估中,完全把对建设交流特高压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学者排斥在外。规划缺失,无章可循,给垄断企业不科学的电网规划左右国家电网发展留下了极大的有机可乘空间。电网企业的工程报告文件不进行不同电网构建方案的技术经济比较、没有工程建设必要性的科学论证,不断重复用许多抽象的和模糊的错误概念误导国家领导,不断制造谎言绑架政府决策,一直在步步紧逼国家逐个核准所谓“三华”交流特高压同步电网的有关工程;加上我国电网建设重大项目科学民主决策机制极不完善、极不正常,累计几十个“配套”交流特高压工程居然都相继顺利得到了国家和地方政府发改委的一纸批文。

2010年7月16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贯彻落实“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的意见》,指出重大项目安排和大额度资金运作,应经过必要的研究论证程序,完善群众参与、专家咨询和集体决策相结合的决策机制。防止个人或少数人专断。要坚持务实高效,保证决策的科学性;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听取意见,保证决策的民主性;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党内法规和有关政策,保证决策合法合规。

国务院国发〔2014〕53号《关于发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的通知》明文规定:国家制定的发展规划是企业开展项目前期工作的重要依据,是项目核准机关对项目进行审查的依据,还特别强调电网工程“1000千伏交流项目应按照国家制定的规划核准”。

国家能源局于2016年5月17日以国能电力[2016]139号文印发了《电力规划管理办法》,对电力科学规划、咨询论证、科学决策作出了明确规定。

对照上述政策规定,我们的电网规划依据在哪里?又进行了多少科学论证?轻率决策不断重演,工程审批远离科学决策、民主决策轨道,完全丧失基本的科学、客观、公正性,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客观上成了执行电网垄断企业推行错误电网发展技术路线、实施交流特高压工程建设的“办公室”。决策失误的教训值得深刻反思!

3.2 所有涉及电网规划设计研究项目,凡是有违推进交流特高压发展思路的项目,就突显政令不通,发人深省

3.2.1 晋东南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国家验收工作最后一个专家签字环节延误近一年

国家发改委于2009年2月21日下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开展晋东南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验收工作的通知》【发改办能源办[2009]362号】,全面组织工程竣工验收。国家验收终验专家组于2009年7月16日提出了《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国家验收专家终验检查报告》;尽管终验专家组将初报告的“在现有电网条件下,本工程实际输电能力与特高压交流单回线路按自然功率的输送能力(500万千瓦)尚存在较大差距,特高压输电的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的工程运行实际状况作了淡化处理,还是因“1000kV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建设规模300万千伏安,设计输电能力280万千瓦。在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投入运营后,500千伏河南~河北联网线退出运行,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输电系统暂态稳定极限为250~280万千瓦;为确保电网安全运行,并考虑到两大电网联网的正常功率波动,调度运行控制特高压交流线路最大输送功率为190~200万千瓦;投运以来一般送电100~150万千瓦。本工程要提高输送能力,还要进一步做工作”、要“进一步考核本工程的输送能力”、“加快特高压交流断路器灭弧室与操动机构、变压器与电抗器的高压套管和绝缘成型件等关键部件的国产化进程”等实事求是最正常不过的客观描述,电网公司很不满意,致使原计划通过专家终验检查报告的大会取消,专家组成员签字也一直拖延2010年5月才在有关领导催促下完成,发改委以【发改能源〔2010〕2062号】文下达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晋东南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验收有关意见的批复》意见。

3.2.2 能源局组织的全国“十二五”电网规划无疾而终

国家能源局出于做好全国“十二五”电网规划工作、加强组织领导、确保规划科学性、广泛听取各方意见的初衷,于2011年7月8日以国能电力[2011]224号文下发通知,成立了《“十二五”电网规划领导小组和专家组》,于2011年9月21日发文【国能电力[2011]311号】同意电力规划设计总院成立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从编制了全国电力流基础资料入手,全面开展专家咨询研究、全国电网规划主网架方案研究和《全国电网2013-2020年发展规划》工作。

南方电网公司按照能源局要求提出了电网规划报告,通过了专家咨询评估,国家能源局据此编制了国家版的规划,于2013年9月3日正式发布了《南方电网发展规划(2013-2020年)》,这是我国久违了的第一个国家电网规划报告。与此同时,内蒙电网规划也按计划完成《全国电网2013 -2020年发展规划(蒙西电网区域)》。

2012年2月~9月,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按国家能源局要求,组织全国规划设计力量,以协助能源局规划专家组研究的名义,全面开展了全国电网规划,国家能源局电网处直接参与了全过程的指导与管理。通过多次集中工作、中间讨论会和专家咨询,全国电网规划工作组编制完成了三大卷册报告,对交流特高压输电能力从基本电工原理分析入手,进行了深入论证,对电网格局提出了明确的结论。规划成果向能源局电力司作了专题汇报。电力司领导明确表示,电网规划成果来之不易,规划为国家科学决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电网投资不能总是实报实销,要重视投资效果。规划要有始有终,要求规划院进一步完善报告。

令人遗憾的是,电网企业频频推出“三华”交流特高压同步电网的发展路线,不进行不同可比方案的技术经济比选;政府的执政能力也难以推进规划的科学论证,更无法开展专家评估,国家电网公司管辖范围内电网的国家级规划就此无解。

由国家能源局直接指导完成的国家电网规划报告,也因规划结论不符合国网公司推进交流特高压电网的既定方针、编制人员主体所依附的企业单位开展与其利益关联企业的有关规划受“利益交换”利诱而屈服于“强”势力,规划报告一直不敢公诸于世,被置于不了了之。

尽管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2013年4月18日的一次重要讲话中,强调国家能源局应该代表国家的利益,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表示电网规划是新一届国家能源局第一个要抓的规划,要按照科学发展的要求来制定科学的规划;输电方式比选,特高压直流、特高压交流,这个要科学,体现安全性、经济性,尽快组织科学论证。但还是因垄断企业依托强势当道,国家电网科学规划最终不见天日、未修成正果,导致先后近20人参与、耗费总共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心血、技术人员充分发挥自已聪明才智精心铸就的成果,白白付诸东流,堂堂正正完成的规划,以“见不得人”而告终,真是不可思议、不堪回首。

国家发布了“十二五”能源规划,电力(电源、电网)的规划却无法面世;国家能源局《“十二五”电网规划领导小组和专家组》的工作就此“有始无终”,国家规划昙花一现,是可悲、抑或令人寒心,只能让历史去评说了。

3.2.3 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项目的评估折腾

2013年12月16~18日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委托,组织了22人的专家组,对《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项目申请报告》进行了评估。中咨公司的核准评估报告最后否决了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总投资337.64亿元)的建设,提出了加强川渝500千伏输电通道的调整方案。

按正常程序,能源局应该作出决策了。

但因为中咨公司的评估违背国网公司的意愿,能源局就将一个工程的取舍再次提交中国工程院咨询。还是因为雅安-皖南1000kV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建设的必要性和合理性缺乏科学的电网规划论证依据,最终工程院同样否决了该工程,垄断企业没有捞到“稻草”。

难能可贵的是,国家能源局于2015年8月26日下达了【国能电力[2015]321号】《国家能源局关于川渝第三通道建设方案的复函》,考虑构建合理的川渝电网目标网架,否定了国网公司的建设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降压运行的方案,要求按原规划明确的川渝电网500千伏第三通道方案继续抓紧开展相关工作。经历十多年的折腾,但总算是局部的拨乱反正了。

3.2.4 特高压交流课题研究工作夭折

“长期以来,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技术应用问题存在争议,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电力工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为全面深入论证应用交流特高压技术的必要性、安全性和经济性,根据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第十一次双周协调会(2014年5月15日,俞正声主持会议)精神”,国家能源局于2014年12月16日下达了【国能综电力[2014]994号】《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委托开展特高压交流课题研究的函》,组织全国力量,同步开展24个交流特高压系列课题研究工作。时过四年半,不见系统结果,整个研究不了了之。倒是退休专家蒙定中在2015年(时年88岁)独立完成了20份研究课题报告,并有12位专家联合签名提交了《交流特高压输电技术课题论证总报告》。

从以上若干典型案例可以看出,一个正常的电网规划研究管理项目任务的执行软弱无力,从表面上看似不可思念,实质上都是因为触及对发展交流特高压错误技术路线的质疑;建议政府主管部门反思对电网科学发展的规划思路及执政能力,为后续决策提供借鉴。

3.3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严格执行《电力规划管理办法》,切实加强电力科学规划,规范决策行为,推动电网高质量发展

(1)建议国家能源局不忘电力科学规划初心,牢记提高电网发展质量和投资经济效果的使命,认真梳理从国网公司鼓吹、推进交流特高压建设的15年以来能源局过去的那些人(从张国宝、刘铁男到努尔·白克力)所做的那些事,吸取国家能源局组织“十二五”电网规划编制因垄断企业坚持电网发展错误技术路线而“流产”、以及组织的交流特高压课题研究最终也是不了了之等等事件的教训,以问题为导向,反思我国在发展交流特高压问题上的科学规划、民主决策方面表现和法治电力的执政能力,理顺电力的发展思路、确定电网发展正确的技术路线。

(2)建议严格按“政府主导、机构研究、咨询论证、多方参与、科学决策”和“聘请专家参与规划研究和论证,提供技术咨询”的科学决策机制编制好电力规划,严格评估程序,不要剥夺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和反对建设交流特高压的专家学者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推进规划管理规范化、科学化、民主化、程序化,构建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规划运行机制,抑制推进交流特高压建设的错误思潮恶性膨胀,防范决策风险,坚定不移地提高政府法治电力的执政能力。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执政为民,在发展交流特高压上拨乱反正,任重道远。

章建华局长在2019年4月30日中共国家能源局党组会议上强调指出,要深刻汲取国家能源局系列腐败案件特别是努尔·白克力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惨痛教训,不断筑牢思想和制度防线,一体推进党务业务统筹融合发展,奋力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

我们对新时代能源局新撑门人寄以厚望,期待以壮士断腕的勇气,重新竖立国家对重大问题进行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良好信誉,做好中国电网高质量、高效率发展这篇文章,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坚强的能源保障,这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伟大事业所在。

附表:

交流特高压工程分析表

(含已建、在建和已列入能源局建设计划的工程)

参考文献

1、 对“十三五”规划的建议—【《电力发展呼唤科学规划  时代期盼法治电力》 国家能源局“十二五”电网规划专家组成员 曾德文  2015年1月19日】,载2015年3月25日《电力决策与舆情参考内参》

2、2016年6月17日曾德文等13人联名上书报告《认识特高压,淘汰交流特高压,引领直流特高压,培育电网发展新常态》,载《能源思考》2016-05总第113期

3、《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优化调整电网发展规划—关于在电力规划中期评估中优化电网结构的建议》  

关键字:交流特高压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

相关报道

大奖娱乐djpt6客户端

大奖娱乐djpt6客户端